北京奥运会赛艇:中国赛艇四朵“金花”的故事

2008-08-20 21:23:00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8月20日奥运专电(记者公兵、冯坚、李宝杰)赢了,哭了,笑了,累了。17日为中国赛艇乃至亚洲赛艇实现奥运首金突破的四朵金花这几天又有了不同的心路历程,她们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一吐心声。

  奚爱华:我让爸爸戒了烟

  女子双人双桨的失利令女子四人双桨中的大姐奚爱华始料未及。“对我有一点影响,”她说,“但是我们当天分析了她们失利的原因,对手和我们的优缺点等。教练告诉我们,只要正常发挥就行,不要把夺金的责任揽在肩上。”在教练的指导下,再加上预赛中曾赢英国队近2秒的心理优势,她们笑到了最后。

  其实让奚爱华更为得意的是借此让爸爸戒了烟。“这缘于我们打的赌,”她说,“几年前我就一直想让爸爸戒烟,因为他抽得太多了,一天两包。但是他往往以‘我想女儿了,还不能抽烟’来搪塞。于是我跟他打赌:如果拿到成绩他就戒烟。”

  具体到怎样的成绩,她说:“我爸说起码是全国冠军,而奥运冠军顶两块全运会金牌,于是我跟他通电话的时候提出让他戒烟,虽然爸爸犹豫了一下,但最终答应了。”

  金紫薇:父母从不惯我

  来自辽宁沈阳的金紫薇是典型的城市女孩,从小生活条件不错,她说:“但是父母从来不惯我。”

  城市女孩、独生女,两种身份都不能将金紫薇同赛艇运动员联系在一起,毕竟这项运动太苦。

  “从不苦到苦,我刚开始真的很不适应,但是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下去。”

  金紫薇从小学四年级到初中毕业都在打篮球,自从遇上教练张振平后,她改练赛艇。“他就像我大伯,从来都是慢慢开导我。但进入国家队后,我已经五年不和张教练在一起了,”金紫薇回忆着。

  金紫薇现在特别想与家人团聚,“见见父母,姨、舅舅和叔叔,全家团聚”。

  别看金紫薇练的是体能类项目,但对十字绣也颇感兴趣,“花瓶啊,果盘啊,我都绣过”。

  唐宾:我想学外语

  面容清秀的唐宾被奚爱华冠以“队花”的雅号,尽管在夺冠的一刻激动难耐,但安静下来的她非常平和。

  唐宾回忆夺冠时给家里打的电话。“我终于拿到了!”这是她对父母说的第一句话。电话里,她听到了鞭炮声。尽管父母都很激动,但是因为家里人太多还要待客,所以他们的电话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唐宾一直很想学外语,因为她觉得这对个人的发展有用,“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学,得报班吧?可惜没有时间,”唐宾满脸遗憾。

  唐宾2000年开始练赛艇,“在丹东市航海运动学校,当时觉得挺好玩的,只是受条件限制,只能在鸭绿江上练,浪很大的”。

  张杨杨:东北小可爱

  年仅19岁的张杨杨既有东北人的爽朗,又有年龄小的可爱。爽朗成为好领桨手的前提,可爱让她成为队伍的开心果。

  也正是她的爽朗带来的冲劲,加上年龄小不会有太多杂念,因此中国队在距离奥运会仅有6周的时候将她换上这条艇,足见她的作用非同一般。

  小可爱把东北人的幽默发挥得淋漓尽致,喜欢模仿赵本山,而且由于笑话多,队友们都喜欢和她在一起。

  忆起决赛,张杨杨满脸堆笑:“领桨手一定要果断,冲刺的时候要果断上桨频,提高船速,把大家都完全带起来。”

  从18日开始,四位“金袍”加身的姑娘开始频繁参加活动。当疲倦写在她们脸上的时候,期待她们保持心中的一方净土。

(责任编辑: 赢家 )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