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率领世界挑战中国——外国跳水的中国教头

2008-08-14 20:12:00 来源:新华网

  新华网北京8月14日奥运专电(记者李江涛 赵仁伟 谭晶晶)中国跳水从1986年打开了出国执教的大门,第一任国家队总教练梁伯熙第一个出国执教。此后,众多国家队教练、世界冠军、奥运冠军以及地方队教练像播种机一样把中国的训练方法和秘诀传播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国家,这其中包括大名鼎鼎的李孔政、陈艺花、童辉和高敏等明星选手。

  正在举行的北京奥运会跳水比赛中,这些中国教练率领不同国家的跳水高手与中国队员角逐“水立方”。也许有人会对他们“教世界打中国”的做法不以为然,但他们接受采访时反复表示:“我们的存在恰恰证明了中国跳水的强大。”

  童辉:“我为带队参加故乡的奥运会而骄傲”

  4年前的雅典奥运会上,澳大利亚队的纽贝里荣获女子10米跳台冠军,为澳大利亚赢得第一枚奥运会跳水金牌,在澳大利亚全国引起轰动。澳大利亚跳水队总教练童辉以及他的前辈王同祥等华人教练成为培养澳大利亚跳水英雄的中国伯乐。

  当时,童辉在接受澳大利亚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打乱了中国队的计划,硬把金牌从他们兜里给‘掏’出来,这是‘ 偷’来的胜利!作为教练,我很高兴队员赢得了奥运会冠军。但我们是中国人,我们把中国的训练理念成功地移植到了澳洲,所以还是要归功于中国!”

  童辉曾是上世纪80年代的跳水世界冠军,是如今中国跳水队掌门人周继红的队友,曾被美国《游泳世界》杂志评为1987年度世界最佳男子跳水运动员。他在1989年从国家队退役后开始在海外执教,先后任加拿大队和澳大利亚队跳水教练。这次童辉带领澳大利亚跳水队回到祖国参加奥运会,他自豪地说:“作为中国人,我为能执教一支有实力的海外跳水队而自豪,更为带队参加本届在故乡举行的奥运会而无比骄傲。”

  在国外生活了近20年的童辉说,许多西方人对中国了解不多,甚至抱有偏见,在北京举办一届有影响力的奥运会,是让世界全面、深入了解中国的一个极好机会,全世界的华夏儿女都要团结起来为祖国争光。

  正像一首歌中唱的那样:“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童辉说:“虽然身居海外,但我作为一名中国培养出来的运动员,对祖国充满着深情”。他相信通过举办北京奥运会,中国的体育事业一定会有新的飞跃。

  近二十年来,中国跳水称雄世界。对此,童辉认为,中国跳水队目前仍保持着世界第一的优势,但其他国家的跳水队也在赶上来,中国队不能掉以轻心。

  陈文波:“我会为中美两国选手喝彩”

  世界跳水传统强国美国在悉尼奥运会上还有金牌收获,但在雅典奥运会上却遭遇惨败,与奖牌无缘。此后,一位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走马上任,以自己的训练和管理模式,打造了一支崭新的“明星”美国队。如今,这支队伍喊出“以好成绩震惊世界”的口号,奔着奥运奖牌而来。

  他就是陈文波——与郎平一样,在头号体育强国美国国家队里执教的中国人。美国队教练温格费尔德评价说:“陈教练的到来,让美国跳水的成绩上了一个台阶。”

  出生于广东湛江的陈文波是与李孔政、陈肖霞同辈的跳水好手,曾在1977年、1980年两度获得全国跳水冠军。1985年至1991年他曾担任中国国家队教练。1992年出国后,先后在德国、意大利、新西兰、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执教,三年前进入美国国家队。

  接手队伍后,陈文波引入了一套全新的执教理念:训练时间由每周20小时翻倍至40小时,改业余训练为全日制训练,以高强度、高难度训练打造“高徒”。

  “与中国跳水一般从娃娃抓起不同,美国人从事跳水一般都是出于兴趣,起步比较晚,基本功和系统训练不够,”47岁的陈文波说。

  在他眼中,虽然美国运动员的动作规范性不如中国选手,而且年轻队员缺乏大赛经验,但他们热爱跳水运动,心理压力没有中国选手那么大,良好的心态有利于他们临场发挥。

  在陈文波的调教下,美国队近几年的成绩有了明显提升。2005年和2007年两届世锦赛以及2008年跳水世界杯,美国队都有奖牌入账。

  首次参加奥运会的女子3米板选手凯·布莱恩特对自己的中国教头信心满满,她说:“他的执教风格与美国教练大不一样,他让我们的竞争力变得更强。我相信,陈教练可以带我实现奥运梦想。”

  在北京奥运会接受记者采访时,陈教练说:“作为在海外执教的中国教练,我们这个受人关注的团体为执教国家带去了中国先进的训练方法和手段,使之更规范化;这种国与国之间的体育交流,有助于运动项目整体水平的提升。”

  虽然已加入美国国籍,但他由衷地说:“此次的‘回家之旅’同样也是‘竞争之旅’。我希望中美两国的运动员都能取得好成绩,去享受比赛,从中体会到快乐。我会为两国选手喝彩!”

  马进:“我是幸运的,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

  墨西哥跳水队中国籍主教练马进今年40岁,北京人,6年前到墨西哥执教。她学过两年西班牙语,能用流利的西班牙语和当地人交流。

  在马进看来,墨西哥队员活泼、热情、奔放,但缺点是散漫、不守时。她执教墨西哥队后,在不准迟到等方面对队员提出严格要求,同时也根据国情做些调整和让步,“有时我会顺着他们,比如某一天他们不想练了,那好就不练了,我就和他们一起去玩。”

  对于队员们,马教练倾注了大量的心血,用真心爱护他们,感染他们。队员保拉·埃斯皮诺萨曾说:“在我的一生中,马教练是对我有重要影响的人。”

  几年来,马进努力把中国跳水的经验运用到墨西哥队员身上,取得了明显成效,队员们的成绩稳步上升,屡屡在国际大赛中有上佳表现。跳水已成为墨西哥代表团的重点项目,政府的支持也越来越多。

  独自一人在离家万里的国家生活、工作,孤独感和思乡之情常常伴随着马进。“本来一个人就很孤独,尤其是队员们不理解我时,心里更觉得很难受。”她说,“每次与队员们聚会,一大帮人只有我一个中国人时,就格外地想家。”

  马进有一个16岁大的儿子,提起孩子,她的声音有些异样:“我去墨西哥时他只有10岁,我对队员们付出的超过给自己的孩子。”

  率领墨西哥队出征北京奥运会的马进赛前表示:“作为北京人,在自己的家门口参加奥运会,非常荣幸,我非常希望我的队员能发挥出高水平,夺得一枚奖牌,对我来说,那就非常圆满了。”

  她的愿望没有落空,在12日进行的女子双人10米跳台决赛中,墨西哥选手埃斯皮诺萨和奥尔蒂斯获得铜牌,这既是墨西哥女子跳水运动员在奥运会历史上取得的第一枚奖牌,也是墨西哥代表团在北京奥运会上拿到的第一枚奖牌。

  获得这枚奖牌后,许多墨西哥人高兴地向马教练表示祝贺,墨西哥体育部长亲自到她房间送来鲜花,“就差总统给我打电话了,”马进兴奋地说,“作为一名中国女性,能为墨西哥一个国家带来节日一样的快乐,我感到非常自豪,非常欣慰。我是幸运的,毕竟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墨西哥跳水队也非常希望我在那里多呆几年。”

(责任编辑: 赢家 )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